新闻动态 news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
  • 010-85898922
  •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内6501
    (一号线地铁大望路站B口出)
  • (售前技术)
  • 向3A级配乐取经是种怎样的体验:张卫帆访谈录

  • 日期:2018-09-19 10:02:16  作者:门徒  浏览:
      我和大多数玩家一样,是从赤烛游戏的《返校》开始认识张卫帆这个名字的。《返校》的配乐在海内外都得到了相当的好评,我也在今年年初台北电玩展上首次见到了张卫帆,当时他正在与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方法。

      张卫帆将自己定位为一个独立的作曲家,虽有自己成立公司“狂想音乐”方便业务往来,但平时皆以个人名义活动,与影剧、游戏合作也都会挂上自己的名字以示负责,并且尽量在合作伊始便长期跟进作品的开发,密切与主创团队沟通,把作品磨到好,而能有别于坊间某些以代工为主的音乐制作公司。


      我们平常都会看到许多无限削价和敷衍了帐的事情,也会人云亦云地说那样下去不行、怎样怎样才行,但要换你来做,靠自己的努力,坚持对的方法而得到成功,那也是很稀罕的。张卫帆表示,现在网络时代,全世界都有很好的音乐家和创意,他就经常天南地北地找乐手、乐团、人声、录音师,欧洲录这一轨、亚洲录那一轨,哪里方便就在哪里做事,待在家或飞国外都很平常,所以我们实在不须把眼界局限在本地——道理是这样讲,但具体要怎样才能把音乐做好呢?那就还是要有做出过好成品的人来讲,才比较有参考价值。

      到了7月,我在脸书上看到张卫帆说,自己去了维也纳参加“好莱坞音乐工作坊”(Hollywood Music Workshop),与3A级配乐名家和各国高手交流,获益良多,当下我就有了兴趣,私信向他提出了访问请求。于是9月8日周六下午2点,我们便在“台北音乐设计节”的休息室里聊了40分钟,相关内容整理如下,以飨读者与业内同仁。


■游戏音乐:老手教你做细节

      胡又天(以下简称“胡”):我们先从头说起吧。请跟大家从头说一下,你是今年几月得知这个活动,然后几号过去的?

      张卫帆(以下简称“张”):7月7号左右去的。我是在前两个礼拜看到的宣传,之前听一位前辈梁启慧提到过这个,她是电影作曲家。而刚好我去年去布达佩斯录音的时候,在现场听学长说起,他曾经上过这个Workshop,也就是说,这个业界有不少蛮厉害的前辈都去过,那我就有留意这件事情。不过活动宣布得很晚,宣布时间的时候几乎只剩一个月了。我的工作也蛮赶的,怎么办?但我想上的第一门课就15个名额,而且是《战神》(God of War)的作曲家,为期3天。我心想名额应该立刻就会报满了,所以当下我就不管了,就汇款报名。




      然后第二件事,就是买接电脑的监听喇叭,因为我工作也要继续做啊,就买了个小型的iLoud Micro Monitor,品质也蛮不错的。第三件事就是跟朋友借琴,借一台比较小的主控键盘。还好客户们都觉得还OK,反正我在那边11天,晚上基本上就在饭店里继续写音乐,给客户就说这是我用笔记本电脑先写的Sketch,不是正式版,我们先讨论调整方向,等我回来再做完整版。这些事情谈好,我就飞去了。


工作坊场地外观。这里其实是当地最大的赌场,工作坊借它的会议中心来上课(张卫帆提供)



      胡:那您在那边上了哪些课?

      张:前3天的上课的是《战神》1、2、3代的作曲家Cris Velasco,然后再3天是英剧《唐顿庄园》(Downton Abbey)的作曲家John Lunn,他写了很多英国的历史剧音乐,包括《最后的王国》(Last Kingdom),9世纪维京人入侵英格兰的故事,他音乐的记忆点非常多,《唐顿庄园》也是世界级的英剧。其实我给电视剧写配乐写得比游戏还多,我从2006年接第一部中国大陆电视剧开始,大约到2015年都是以电视剧为主,所以我很想知道国外的工业是怎么样运作的。

      第三门课“从概念到作曲”是《碟中谍5》的作曲家,叫做Joe Kraemer,好莱坞的大师。我很希望知道他们好莱坞的电影音乐工业到底是怎么运作,他们的作曲家是怎么和导演沟通的,所以我觉得这3门课刚好可以连在一起,就一次报名了,然后把钱汇过去,确认还有名额,就立刻订了饭店过去,还蛮临时的。

      胡:可以透露一下费用吗?

      张:它有几门课给你选,分开收费。游戏音乐、电视剧作曲都是540欧元,然后“从概念到作曲”是900,总共1980欧(约合新台币71893元、人民币15762元)。然后机票加酒店70750台币,此外当然还要花一些生活费。



      胡:的确不便宜。那具体上课的情况是怎样的?

      张:在这边我必需尊重这个Workshop,这是个私人的课程,有保密协议,课程中的事情会不太方便公开谈,但基本上有团体的课程也有另外收费的一对一课程,它和一般上课最大的不同,就是老师除了短时间的共同讲解时间外,大部分是针对每个人依照题目写的东西来作个别讨论。

      大致上,一开始就是题目发下来,大家各自写,如果没什么想法,就跟同学们讨论,虽然每个人题目都不一样,但同学里有很多很棒的作曲家,还有给现在正在播出的美剧配乐的,很多水准都还蛮高的,然后再看老师怎么给你和给他们提意见,所以这样下来可以学到的东西相当多。这种教法,对我这样子已经在音乐界工作的人来讲,也是非常好的。

      如果是在国内上课,可能老师在台上讲的都是同一套,但每个人需要的东西不一样,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同啊。我们需要的,是你来帮我调整,或者说我调整的时候向你请教,比如说:“变成这个画面的时候,应该怎么考量音乐?”甚至我们还会问到音乐本身之外的事情,像是问老师在这个预算上你怎么看?你会抓多少时间去完成这整个流程,然后在沟通的时候,你又要怎么和导演或业主讨论,怎么去做这件事。

      然后晚上我们就跟他一起吃饭,跟他喝酒,问他问题。这样相处下来,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,国外这样达到3A水准的游戏工业、影剧工业,不管是电视还是网络,他们的工作速度还是非常快的,并不是说我到了3A项目,我一个东西就可以写个两三年。所以有时候我们会误解说国外怎么尊重专业啦、会给你充分的时间、没有“敏捷开发”啦,事实上,国外也一样。你要在这个工业里生存,就必须要能适应这个速度,在这样的时间里做出非常高品质的东西来。

      游戏音乐的部分,基本上这里能深谈的也没那么多,因为大部分时间里,老师也就是针对你自己的作品,去给你分析、拆解、提出建议。



      胡:也就是多谈实务,不怎么讲理论,因为你们都已经出师了。

      张:其实私下的问题才是这个Workshop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部分。我目前正在创作的游戏主题曲想要达到《血源诅咒》那种典型的3A动作游戏的标准,那在跟游戏公司合作的过程里,要怎么讨论?怎么决定录音的人数?怎么去处理其它的问题,诸如此类,能有这样的机会直接跟老师讨论,这对我的帮助就很大,因为我之前不知道该怎么做到那样,而今天我终于可以问到一个曾经做到那样子的人。还有也会问一些生涯规划等等。这是我在第一门课学到最多的地方。

■工业速度之必要

      胡:第二门课呢?

      张:第二门课是英剧的John,是让人最焦虑的课。

      在那几天,我每天凌晨1点到3点就要起床。为什么?因为老师每天早上9点就到了,9点到10点第一件事,就是播放大家的作业。他在前一天就会给我们画面,他以前配过的电视剧的画面,你必须跟着画面写,他也不会告诉你他原来怎么写的。然后隔天早上到了,好,每个人交上来,现场播。

      播完第一件事是这样的:好,大家可以给卫帆意见,哪里写得好,哪里写得不好。大家都举手。他这种风气和我们的教育是不一样的,我们是功课交了就算了,我们并没有很需要去专心听别人的东西,然后指出好和坏。

      因为有这层压力,我就必须努力把它做得很好。不然你隔天早上一播,负评如潮怎么办?(笑)去的人很多都还是高手。加上我晚上还要把先前的工作顾好嘛,所以只能睡一下就起来做,花很大的力量去写这个作业。


      不过,这个练习让我的进步很大,因为我不知道它(原剧的配乐)原来是什么样子,我就会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写,包括写《唐顿庄园》的主要场景,和那里面的某些桥段。然后我可以看到每个人在写这部分的时候有不同的创意,对我来说学习量很多。

      再就是我觉得同学之间的互相指正,也让我看到欧美教育是怎样的。他会让你去学习怎样去论述一个音乐,怎么去批评一个音乐,不像我们这边都不太讲话,他们很重视学习表达。学习表达,对作曲家来讲,我觉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     在电视剧配乐影这个课里,我还私下问了John很多关于国外工作的流程,很有意思:他说英剧大致上一集只有两个星期的工作时间,包含对画面作曲、录音、混音。他在写《唐顿庄园》时,钢琴跟弦乐都是实录,而6季52集除了主题曲外没有任何一个重复使用的音乐。这个工作速度也是蛮让人震惊的。

      平常我们都会说国外的环境有多好,国内的业者有多糟,这样一起去抱怨一些事情。但这次回来,其实我有一个很大的收获,就是我认知到抱怨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全世界都是这种情况。到了最后都没有时间,比如电影快要上了才找人来写音乐。我不喜欢这样,但是没有一个地方会更好。

      所以我能建立的观念就是:客户的需求不管是多急,只要我做得来、我有把握的,基本上就不会抱怨它的时程要求,反正我们就是职业的,就要合格,就是把它做完。这是我学到的很重要的部分。当然还有在课堂上和同学互相指正的部分,学到很多。

■低端配备也能写神作,条件是你够硬

      胡:那么第三课又是怎么样的?

      张:第三个课程是Joe Kraemer来上,他给我一个很有趣的启示,就是,你知道他在写《碟中谍5》配乐的时候,是用笔记本电脑写的,而且内存只有4GB吗?4GB呀,你连打个电动都不够,而他可以写。

      他说他写这个配乐的时候,因为电影是在英国拍的,所以他必须从美国飞去英国跟拍,然后他就用一个笔记本电脑,和一个很古早的作曲软件《Sonar》——现在那软件的出品公司已经倒了——他就用4GB的内存,用最基础的音色来写。也就是,在我看来,他是那种硬派的作风,在很简单的器材条件之下,不用任何取巧掩饰的手法,就完成了非常高水准的音乐。

      胡:这是哪年的事情?

      张 :就是2015年的电影《碟中谍:神秘国度》(Mission: Impossible - Rogue Nation),之前2012年汤姆?克鲁斯主演的另一部电影《神隐任务》(Jack Reacher)也是他作曲。

      什么是硬派作风?我们现在很多配乐家,都习惯有很多的素材可以随意拼接,我们也知道有很多省事的做法,比如转场,你可以像DJ一样“唰~”弄个过门特效,就从这一首转场到下一首过去,这样音乐就可以写得随便一点,可是他不是。他所写的东西可以立刻变成五线谱,然后他立刻就可以演奏出来,出来都非常好。而且他工作时间都非常短,判断也非常准。

      他试了几种不同的思路给我们看,每个想法的来源是什么,他都能讲清楚,从这个想法推到另一个想法,再到对整个流程的构想,我觉得受益非常多。

      这就是我这11天的课程。


      胡:11天就上这3门课?

      张:这个Workshop总共时间有一个多月,后面还有指挥课和MIDI制作课等等,因为我有工作必须要回来处理,另外我不需要自己去指挥,就没有选。总体看来,我觉得他们的师资水准真的是非常高,所以去这边对我来讲,算是学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。例如了解到人家3A作曲家的工作方法和态度,虽然你在其他地方也能看到一些报导或者示范,但近距离接触的感觉和收获还是不一样。尤其是他们不只技术很高,待人也很亲和,没有架子,只在音乐上面有很多很多的坚持,很多我们容易放过的地方,他们会坚持留意,然后处理得很好。

      胡:比如说?
 
      张:像《唐顿庄园》,录音一定实录。现在MIDI钢琴和真的钢琴已经非常接近。但是对他们这种顶级的制作来讲,他会很在乎这种事。就是我钢琴绝对不用MIDI,我全部都是来真的,而且我不会有一段重复,因为没有一个画面是重复的,我就跟着画面重新写嘛,不能用个主题曲改编就应付过去,我一定要做到最Match,而且是在这么短的工作时间里。

      再来还有就是美学、美感的部分。我们看这种写《唐顿庄园》的作曲家,在写东西的时候,那音乐里面就是有一种美感在,真的不是假装。我觉得作曲家还是要有一定的素养。对声音的掌控,你什么时候音乐要很重,什么时候音乐要很轻,我觉得那会需要很高的美学素养,我在那边是这样感受到了。那种东西的确是很难教的,他也说他很难口述,但就是有一种Sense。他在进跟退之间,他很多桥段真的做得超漂亮。所以我觉得(这部剧)蛮值得去看一看的。

      这11天课程的经历,大概就是这样。抱歉的是还有很多比较不能公开来谈的细节,但以一位作曲家的角度来说,这趟的收获相当多。

■结语:和别人一样就是跟钱过不去

      谈完这次“取经”的情形,我继续问:之前在国内外,有没有去过或听说过类似的工作坊?而这个好莱坞音乐工坊的模式,你觉得有什么可以让我们的同行学习一下的地方?然而张卫帆表示只有听说过一些,还没详细了解,就先不随便讲了。

      我们又交流了一些海内外的市场与文化氛围,两岸三地音乐界的低迷景况,包括许多我们“自己人看不上自己人”,消费者爱拆台甚于捧场,音业人在业主面前也往往自我降格、沦为廉价代工,而大公司可能更愿意直接请国外名家,并且打出大师的名号来作卖点,间接让国内音乐人牌子更打不响的问题。对此,张卫帆的答案很普通:就是建立自己的品质与风格,和业主诚实报价、平等沟通,把目光和活动范围放在全世界。他并不多作什么呼吁改善风气的老生常谈,他就是作为一个以配乐谋生的人,看着业内有名声、资源远超自己的3A级大师,也有价码远低于自己的第三世界高手,而努力摸索出一条生路,历经12年,小有所成,有了一些可以和大家分享的经验。今后也还要继续精进,来适应这个全球化的时代。
 
      最后,张卫帆又说:“我最近跟一个国外游戏公司合作,他们的人跟我讲了几句很有趣的话:你的游戏跟别人一样、音乐跟别人一样,就是在跟自己的钱过不去。现在这世界每个月会出多少游戏?”

      这段话,在山寨、换皮仍旧盛行的中国大陆游戏界看来,恐怕有不少可以抬杠的地方;那位外国同行的感言,从字面上看来也只是很普通的道理,但为什么卫帆兄特别记住了,觉得有趣呢?大概也就是因为“知易行难”,心有戚戚焉而已。毕竟,就算你真做出了不一样的东西,而且做得很好,也不保证就能成功。但身为一个不欲放弃希望的职业创作者,他也就只能认准这条路,尽力把它走通,好让这样的信念可以得到印证便是了。

      下午3点,张卫帆与哥哥张卫航律师在台北音乐设计节合开的讲座正式开始,讲了2小时。张卫帆先举例分享从“评估制作方针和预算”到“创作主题曲”到“创作互动(随玩家操作而变化的)音乐”的经验,再换哥哥谈合约拟订的各种重要须知事项。有律师老哥帮忙看合约,也是张卫帆入行至今没怎么被坑,且能在世界上多找到一些平等合作对象的因素。虽然听众大约也都是买了票进来学习Know-how的音乐工作者,但这两段演讲的内容都没有太过深奥的技术,只是分享一下做事的流程而已,然而已有艺业在身的创意工作者最需要的,其实也就是这些。

      希望通过这些经验的分享,可以多帮助一些音乐工作者加强对合理做法的信念,找到自己的活路,在世界上站稳脚跟。

via:触乐
服务热线:
400-869-9305
客服 Q Q:
445307582
授权后台
网签授权
云服务器
在线购买
新手入门
常见问题
产品演示
帮助中心
工作机会
商务合作
公司证件
银行账号